由資深媒體與行銷專家傅瑞德於2000年成立的石墨工房,是一家語言行銷顧問公司,為企業客戶提供中英文雙向服務。

曾為Apple、微軟、VOLVO汽車等知名企業服務,曾擔任雜誌社總編輯與社長、並創立多家數位媒體,具有超過30年行銷經驗的傅瑞德,以多年累積的行銷知識與經驗,協助往海外發展的本地公司、或是有意進軍華文市場的海外顧客,以符合產業慣例、技術正確、而且精準有效的行銷語言與潛在顧客建立溝通管道。

Founded in Year 2000 by Fred Jame, Graphite Works is a linguistic marketing consulting firm helping corporate clients worldwide, or who would like to engage customers in the Chinese-speaking world, to take advantage of precisely-crafted, well-defined literal presentation in marketing activities and campaigns.


有時候不錯的文案寫作應用,會出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

有時候不錯的文案寫作應用,會出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這部講飛機的影片標題是:

Revealed: F-21 Just a Newer F-16, Or Is Something More Waiting in the Wings

重點在於「Waiting in the Wings」這個雙關用法。這個詞原本的意思是「(戲劇)演員在兩側廂房(Wings)中等待出場」,所以這個標題可以翻成「F-21只是比較新的F-16,或是還有其他好東西等待揭曉」。

但是因為在這個語境(飛機、空軍)之下,Wings還有兩個意思:

  1. 機翼
  2. 聯隊(空軍機群的單位)

所以也可以說成「機翼裡的好東西(武器、裝置、新設計等)等待揭曉」(在這個語境下,「機翼」可以聯想為「整個機體」),或是「(新設計的飛機)在部隊中等待機會一顯身手」。

所以這個標題雖然簡單,不過除了主要的「等待出場」之外,還帶到另外兩層意思,算是佳作。

英文中(其實中文也是)有很多名詞、動詞、形容詞都有好幾層意思,將它們適時使用、混合使用,有時候可以產生獨特的(因為別人沒有這樣組合)、而且效果意外好(讓讀者感受到層次,花更多時間閱讀咀嚼背後的意思)的文案。

補記

如果會使用這種多層次、多關的詞彙來寫文案,還有一個好處:讓不同理解層次的讀者(例如不懂「wing也是廂房的意思」的老外)也能從其他意思中抓到能理解的點,同樣達到訴求的效果。

原載於「F大叔的硬派行銷塾」電子報,歡迎訂閱。


It’s usually used as a negative term to describe someone who’s been impulsive or unnecessarily aggressive. However it’s actually not that bad if you pull the right one.

The Merriam Webster Dictionary says it. A “trigger-happy” person is:

• irresponsible in the use of firearms, especially: inclined to shoot before clearly identifying the target

• inclined to be irresponsible in matters that might precipitate war

• aggressively belligerent in attitude

In short, it means someone is always happy to pull the trigger of a gun when s/he feels like doing it while others considered unnecessary.

If it’s the trigger of a gun, true. You’d never fire a gun solely because you “feel like” doing it, since someone may get hurt as the consequence. …


商周執行長郭奕伶女士日前在Facebook上發表了題為〈執行長內心話:張忠謀教我的事,不隨便說「不好意思」!〉的一篇短文,引發了不少迴響,包括我師父程天縱先生的一篇討論,以及我的一篇追記。

所以,在閱讀本文之前,請先閱讀郭執行長的原文(本文最後有擷圖備份)、以及程天縱老師的〈談積非成是的媒體行業潛規則〉這篇文章。

以下則是我的想法。

我自己是超過三十年的編輯出身,年輕時也跑過不少採訪,到現在也還有不少媒體朋友;但我看到媒體不長進的地方還是照罵(這也可以解釋成老派編輯的古板偏見;跟我熟的人也沒看我少罵過某些媒體,寫了好幾年也沒人鳥我)。

其實,我從大約15年前開始,就已經謝絕媒體採訪。

(我這段時間還是上過媒體講話,但這跟會被剪輯、發言議題不是自己設定的「採訪」不太一樣。)

我之所以不受訪,也是因為吃到過「別有用心」記者的苦頭;簡單的說,開端就是程老師文中說到的「引導式問題」。引導式問題無論在採訪、對談、或是問卷中都很常見;目的通常是想將答案導向對自己有利、或是預設的目標。

「引導式問題」是兩面刃

然而,引導式問題還是有好壞之分的,好的引導式問題沒有預設立場;有些可以預先計畫、有的則是採訪者臨場反應。但無論是哪一種,好的引導都可以幫受訪者釐清思路,講出符合自己意思,但是先前沒想到、或是沒那麼有結構的答案。

我自己當年跑採訪的時候,也是以提出這種好的引導問題為原則;要能提出這種問題,必須先瞭解題目、以及受訪者的「能力範圍」、以及對這個議題的基本看法和尺度。總之,就是做夠功課。

但現在碰得到的引導式採訪往往不是這樣,而是沒做功課(或是只做自己預定方向的功課),只想把方向往自己要的方向帶。別人我不知道,這一點是騙不過老鳥我的;所以我碰到這種問題,都會當場拒絕引導、並且講明「我沒有那個意思」。

但有些「白目」採訪者不知道是沒有聽懂、還是鐵了心就是要把話塞進你嘴巴,仍然繼續拉話題、並且試圖「偷渡」預設立場(可能就如同引文中說的「優秀記者必須有的技能」)。

小心這些題型

各位同學,如果您以後有機會受訪,而且發現自己的意見可能不是記者要的,請務必小心以下這些類型的問句:

  •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說 _____ 嗎?
  • 你不覺得 _____ 嗎?
  • 你覺得 _____ 講的有沒有道理?
  • 你認為事情會往 _____ 方向發展嗎?
  • 那個誰誰說 _____ ,你有什麼看法?
  • 發生了 _____ ,你會不會高興/生氣/難過?

總之就是:

  • 試圖幫你下結論的(結論中可能暗藏了他的意見);
  • 試圖用反面邏輯或類比方式讓你自證觀點的(反推結果並不一定是你的意見,別人的說法也可能只有部分符合);
  • 試圖將問題簡化成是非題的(包括「難道你不生氣嗎」這種三合一變形)

只要碰到這類問題,請拒絕回答、拒絕用對方引導的形式回答、或是非常小心思考之後,用自己的方式回答。如果你覺得這樣很麻煩,建議就是乾脆拒絕受訪。

因為,即使你自己想得很清楚、甚至糾正了記者的問話方式(如引文中的張忠謀),但只要一離開現場、記者拿到了他要的片段材料,會被改頭換面成什麼結果,就不是你可以控制的了。

萬一碰到這種事,即使你有能力在事後叫他們撤稿或改稿,傷害也可能已經造成。而且現今的網路媒體往往互相大量授權轉載(這也是我反對這種媒體內容交換的原因之一),你改了源頭,改不了所有的轉載;改得了合法轉載,還改不了非法盜文。

總之,你可能永遠都會看到塞進你嘴裡的話,像遊魂一樣在網路上飄蕩。

所以,請小心受訪

所以,我十幾年來堅持不受這類訪問(特別是電話「問個問題」、問完死無對證的),只勉強接受有脈絡的完整版談話(例如廣播節目)、或是引用我寫好的東西(我至少有「原版」當作證據)。

回到記者立場。我只有一個想法:雖說「偷渡題目,打蛇隨棍上,本來就是一個優秀記者必須有的技能」(郭執行長原話)技術上來說也沒錯,但如果一個記者在採訪前就預設立場、並且試圖引導受訪者講出不是自己本意的話,只為了滿足報導聳動或立場的需要,就已經不是技術問題,而是根本失格了。

我想,程老師文中說的「誠信」兩個字,也就是這個意思。而對於媒體來說,這兩個字是很重的。

補記

我這段文章在貼出之後,也引發了一些想法;其中包括讀者(或許是從事相關採訪工作)表示大意如下:

即使是「不好的」引導式問題、或是脫離預先提供的採訪大綱「突襲」受訪者,讓對方講出意外的答案、或是釣出一些內幕,不也是採訪者的技能之一嗎?如果都要照訪綱問,那乾脆用書面問答來採訪就好了。

沒錯,這位讀者是內行人,講的也有道理;確實,挖出意外的獨家新聞是採訪者的能耐、有時候甚至對社會國家更是大功一件。

我不能說這樣「挖」是錯的,事實上這對錯之間的界線也很模糊。只能說,或許你這次發揮出乎意料的能力,從大人物(如張忠謀)口中挖出了大新聞,但你可能也從此失去了他(和其他大人物)的信任,變成拒絕往來戶。

因為,你的「能力」和「誠信」之間已經失去平衡。

對了,這位讀者說得沒錯,所以我現在只接受書面問答。另外,照著訪綱就問不出東西?我覺得可能是:

  1. 訪綱寫得不好,本身就缺乏能組織出資訊的問題;
  2. 真正要問的東西刻意不寫在訪綱上,所以這份訪綱就是擺明要去「玩」對方?
  3. 當然可以在現場臨時生出訪綱以外的問題,但不能是以「預謀刻意引導」為出發點。

總之,如果「有了訪綱就挖不到料」,那就是能力問題了,改書面訪談就好。

記者的最高境界,在於能夠問出、挖出、調查出、或是拼湊出大新聞,但又不失對基本新聞倫理的尊重、以及來自受訪者的欽敬;前者需要的是能力,後者需要的則是誠信。

這個平衡很難達到。但它之所以難,是因為你會去追求;如果已經不在乎的話,也就沒那麼難了。

郭執行長原文備份

以下是原始未修改版本;而這也就是我前面說的「殺不死的網路飄蕩遊魂」最佳範例啊。

#執行長內心話:張忠謀教我的事,不隨便說「不好意思」!「你的訪問提綱沒說有這個問題……,」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質問我。「不好意思,我是想……,」我才一開口就被他打斷。「你明明就打算這樣做,怎麼說『不好意思』?」怒氣寫在他臉上。教父絲毫沒有給我轉圜的空間,氣氛瞬間冰凍。我從沒看過他這麼生氣。攝影記者料想我們可能會被教父趕出門,正打算收拾燈架走人。沒想到,不到六十秒,教父迅速整理自己的情緒:「你接下來的問題……,」繼續往下一個流程走。那一刻,教父的EQ讓我佩服。多年前的這一次採訪,我至今歷歷在目。✏️國際級CEO:用字精準、不能有模糊空間張忠謀說得對,我在原來的題目中偷渡最敏感的人事問題:台積電撤換接班人,確實是個陽謀。但偷渡題目,打蛇隨棍上,本來就是一個優秀記者必須有的技能,只是一般受訪者通常不會有這麼強烈的反彈。我理解這是他心中永遠的痛,所以他的情緒我一點也不意外,但他對用字的精準講究,完全不容許模糊空間,是我意料之外。這點也能看出張忠謀對「誠懇」的重視。他曾說,對待員工一定要誠懇,「誠懇跟老實不一樣,員工做好要說、做不好也要嚴厲的說出來,不滿意下屬卻不讓對方知道,這不是誠懇。」經過這次震撼教育,我從此對這四個字刻骨銘心。除非我真心覺得抱歉,否則絕不輕易說出「不好意思」。因為我始終忘不了張忠謀的那句話:「你明明就打算這樣做,怎麼說『不好意思』?」此後,別人跟我說「不好意思」,我也習慣以張教父的標準來感受這句話。✏️CEO更要好好說話,避免自貶身價我的結論是:這句話,真的還是少說為妙。說多了顯得矯情,也沒有自信、自貶身價。另一個體會則是,隨著管理職位的升高,我發現,自己的字斟句酌程度也越來越高;不管是部屬的書面或口頭報告、客戶的往來應對等,一字一句,我都越來越敏感。我想,這應該是CEO的通病,或把它稱為「CEO精準症候群」吧!當承擔的責任、風險越來越大,言語上的差之毫釐,執行到最後極可能失之千里。又或是「一葉知秋」,從字句間的線索回溯,極可能反映說者真正的認知、心態,所以,實在是不得不謹慎、不得不敏感啊。


文法不是必須絕對死守的東西,「不合文法」也沒什麼大不了;但這樣做最好有個道理在、能夠自圓其說,才能視為為了大善(行銷和形象效果)來忽略小惡(文法問題)。

近年有些國內企業的英文標語,都開始走(刻意?)「沒有文法」的路線;例如華碩的「In Search of Incredible」,現在才發現(可能有點晚了)還有台灣大哥大的「Open Possible」。

當然文法不是必須絕對死守的東西,「不合文法」也沒什麼大不了;但這樣做最好有個道理在、能夠自圓其說,才能視為為了大善(行銷和形象效果)來忽略小惡(文法問題)。

不過通常這種問題去問企業的基層行銷人員(高層碰不到),他們的答案通常是:

  1. 上面決定的,我也不知道;
  2. 我(跟我老闆)英文也都不好;
  3. 這樣比較新鮮;
  4. 所以你才會來問嘛對吧;
  5. 我不懂,但這是公司花X百萬請老外寫的,不會有問題。

以圖中這個「Open Possible」來看,在文法上比較說得過去的寫法有幾種:

  1. Openly Possible(開放的有可能);
  2. Open Possibility(開放的可能性,或「我們開放可能性」省略主詞);
  3. Open, Possible(開放的、而且有可能的)。

以上三種寫法雖然文法「對」了,但也還是都怪怪的,而我也不知道怎麼幫他們將「兩個形容詞疊在一起」自圓其說(如果有相關人士能提供上面五種之外的答案,歡迎告訴我 :D)。

不過還是要順帶一提,從該公司的新聞來看,他們是有整套的品牌行銷想法;而且中文版的「能所不能」,必須說是個簡潔有力的佳作。因為解釋成以下兩個意思都說得通:

  • 「能(他人)所不能(為)」:別人做不到的,我們做得到。
  • 「能(我們以往)所不能(為)」:過去我們自己做不到的,以後能做到。

也就是說,在積極比較的語意之下,也隱藏了自我保護的說法(萬一前一點做不到,至少可以跟自己比;這是「防禦性寫作」的基本功)。

所以雖然英文版我並不以為然、而且中英文版看起來關係不大;不過中文版的巧思,確實是值得稱讚一下的。

參考閱讀


在百貨公司行銷單位工作的朋友,傳來一份樓面廣告的文案「請我看看」;我看過之後覺得非常驚訝,這年頭竟然還有人寫這種風格的文字?

那麼,就請大家來欣賞一下這篇不經潤飾的原文。因為是已經公開過的東西,所以公司名稱就不特別遮掩了:

喝采

新光三越靈活的運用以歐洲、亞洲及美國為中心的國際性流通網,無緣弗屆的蒐集高品味、多元化、價格合理的世界一流名品,致力為追求精緻完美的現代人,創造魅力生活型態與舒適的購物氣氛。新光三越樣樣本著品質第一的精神,讓您在由衷感動之餘,情不自禁地為她喝采。

豐富

新光三越不僅致力於銷售業務的發展,更積極推動符合時代潮流的文化事業,希望透過人人皆能參與的活動,讓社會大眾能愉快地欣賞世界藝術文化,藉以充實心靈,提升生活。除了商品的販售外,更多了生活創意與藝文交流。由知而構成的豐富,必然具備世界的前瞻性。

微笑

新光三越的每一位工作人員都接受嚴格而專業的訓練,深深了解尊重客人的真諦,隨時保持著愉悅的笑容。當您有任何關於商品資訊、流行情報等問題時,都可以獲得親切滿意的答覆。真誠的微笑,特別感人,新光三越藉著難以抗拒的吸引力,深深牽動您的心!

我的簡短意見是:

這個感覺上是沒有特殊目的的形象廣告,目標客層和預期目標效果都不清楚。

以現今的商業文案標準來看,這篇文字強調的是「我們有多好」、而且「好」的地方都是一些理所當然的事情(這些優點哪一家百貨公司沒有?)。

也因為如此,在「競爭優勢」上(為什麼要來我們家買?)、以及百貨業要求的「轉換率」或「提袋率」上,這篇文案也似乎沒有太多著墨。

技術面來說,文字稍嫌堆砌得太用力、而且寫的人自己感動了半天,但並沒有在前面看到太多的情緒鋪陳,就自己下了「喝采」、「愉快」、「牽動」的結論。

此外,雖然「感」、「知」、「禮」三個點抓得不錯,但是文字上沒有連結、以結論巧妙的告訴顧客這三點的關係、這三點為什麼是公司的特色、或是轉折出一個令人驚奇的訴求之類。

最有趣的是,文案中用「她」來當做百貨公司的自稱。

看到這邊,我問朋友「這不是最近的東西吧?很有1970–80年代的風格」。

朋友說:「沒錯,這是1991年的文案,最近為了公司30週年慶,想拿出來參考翻新一下。」

啊,原來是30年前的文案作品,那就對了。


People talk about “digitization” or “digital transformation”, and some are implementing new workflows into their organizations. Like any change, some succeeded and some failed. So how’s yours doing?

Digitization, as we collectively call both, is about smoothness and overall efficiency of workflows for all, not just providing forms in electronic or online forms.

There are two key words here:

“Efficiency”

First of all, the processes in an organization should be simplified, optimized and streamlined before digitization begins.

Turning bad processes or confusing workflows into digital forms wouldn’t help much and could be even worse due to their nature or human misinterpretation on the way.

Secondly, efficiency gain will mostly come from elimination of unnecessary or “keepsake” procedures rather than replace or even displace old ones, although the latter are…


寫作平台Medium(也就是這邊)的老闆Ev Williams,日前發表了一封關於公司方向與人事變革的一封公開信。從這封看似平常的信中,其實可以解讀出很多事情;就讓我們用它當範本,來讀出字裡行間的故事吧。

對於一般用戶來說,這可以說只是一家中型內容平台公司內部的「茶壺風暴」,對平常使用上並不會有什麼影響;尤其是跟他們內容編輯運用幾乎無關的「非英文」讀者,更是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對類似的付費內容平台經營者(例如Vocus)來說,這也可以說是商業模式「試錯與調整」之後,值得觀摩的「別人花大錢做給你看」結果;但因為環境、讀者、內容結構都不同,所以不一定可以、也不一定要學習。

對於工作與內容編輯、或是媒體經營相關的人(例如我)而言,比較重要的是從這封信之中,也可以看出「編輯」和「線上刊物」(publication)的角色,在媒體平台不同階段演進之中的地位改變。

最後,就是這封信雖然寫得不是非常感人,但也可以算是「教科書級」的老闆公開信範本,值得各位老闆和企業主管研究研究。

那麼,以下就針對這幾個角度 …


Source: Disney+/Marvel Studios

最近漫威(Marvel Studios)推出了以前作電影中兩位角色Wanda與Vision主演的情境喜劇「WandaVision」。這個名字乍看只是兩位主角的名字串起來,但如果連同故事背景和一些視覺元素來看,就會發現它在向那個時代致敬。

關於「WandaVision」的由來和簡介,請參閱維基百科的敘述,這邊不再重複。目前理論上只在Disney+頻道上看得到,其他通路請自行搜尋。

Wanda這個角色的全名是Wanda Maximoff;之所以有這個略帶斯拉夫語系味道的姓氏,是因為他的背景設定是「1989年生於虛構東歐國家Sokovia」,而Wanda也是個源自斯拉夫語系的名字,但曾經在美國也十分常見。

而這個角色之所以取名為Wanda,有幾個可能的原因:

  1. 這個角色在漫畫書上誕生的1964年,Wanda是當時最流行的女性名字之一(順帶一提,Vision誕生於1968年);
  2. 或許是為了對應競爭品牌DC系列中在1941年就出現的「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所以取了個類似的名字。

在1970年代之後,這個名字就比較少見了。在我自己的印象中,Wanda這個名字唯一一次成為比較知名的電影角色,只有1988年的喜劇電影《笨賊一籮筐》(A Fish Called Wanda;這部電影非常好笑,值得一看)。

總之,這個角色的出現年代、以及姓名和背景設定,都有著濃厚的1960年代感,或許也是WandaVision劇集一開始將背景設定為1950–60年代的原因。

1950–60年代也是電視機開始在美國普及的時期(台灣要晚個10年左右),而電視(Television)、以及語尾的「-vision」字樣,就成了當時的流行語,有許多相關產品的品牌也以此命名,例如做電影相關器材的「Panavision」。

所以由此可知,WandaVision劇名除了巧妙結合了兩位主角的名字之外,其實從角色、背景、海報元素、甚至標準字的設計,都是在向那個「電視機剛普及不久」的時代致敬。

對於年輕一代的觀眾來說,1960年代元素是令人好奇的,而對於老一點的英語系觀眾而言,從「WandaVision」這個名稱、以及復古內容結合21世紀漫威角色的奇特懷舊感,或許也是這套劇集廣受歡迎的原因之一。

或許整個「WandaVision」的創意設計,是來自編劇或製作人發現兩位角色的名字,連結起來剛好代表著他們誕生的那個時代。

這篇文章跟行銷似乎沒有直接關係,不過其實整個「漫威宇宙」和衍生出來的角色與商品,本身就是一個龐大的行銷專案。

這些角色如何在包括電影、漫畫、周邊的商品系列中如何定位,以及所謂「人設」方面如何隨著時代轉變、或者適時回到過去,也都在商品的發展途徑之中,而這些商品,正代表著龐大的收入來源。

而作為觀眾的我們,也可以從這些設定中找到一些趣味。


某媒體在提到日本女星「仲 里依紗」的時候,寫成了「仲裡依紗」。這位女星是誰不重要,我只是拿這件事情,來說明一下為什麼我厭惡一眾台灣媒體的不用心與不專業。

台灣很多媒體大量從中國搬運(抄襲的客氣說法)內容,而且只經過機器轉換繁簡就直接刊登。雖說並不是「簡體的文章就不好」、或是「簡體的就水準低」(雖說我個人很不愛簡體字),但只要看如何使用簡體內容,對於台灣媒體或文字工作者來說,就是一副照妖鏡。

因為懶

因為只要稍經練習,多數台灣媒體人都可以輕鬆閱讀簡體文章,所以與其花力氣去學習閱讀英日文、或是其他外文文章,還不如直接讀現成翻(盜)譯(用)好的簡體文章。

翻譯英日文內容是很累的,有時候光是取得授權就很累;既然對岸有人都幫忙處理好了,何必花力氣去做?問有沒有授權?那是他們的事情吧,「我不知道啊。」

所以對內行人來說,一看到「仲裡依紗」這種寫法,大概就知道文章是怎麼來的了;有時候文章作者標的還是某位本地記者/作者/編輯的大名。然而,從一個轉換不乾淨的簡體字,就可以看得出一篇文章是偷的、是抄的、是盜用過程中沒有活人看過的。

有時候,我還真羨慕這些掛名者的臉皮。

因為不專業

即使你英日文不是很好,但如果是負責外電、或是娛樂新聞的人,卻不知道「濱崎あゆみ」或「Leonardo DeCaprio」這類外文名字是誰,就只能說是不敬業、不盡責了。

何況雖說是日文,但「仲 里依紗」四個字都是漢字,連看不懂的理由都沒有(姓名中間的空格就算了);如果連原文的漢字就是「里」都不知道,顯然跟這些日本朋友很不熟,但文章還是寫得一副住在他家隔壁的樣子。

同樣的道理,也可以用在科技、商業等其他領域的專業文章上。因為不懂原文、沒做功課、或是不知道相關領域原有的用語,於是就從最簡便的簡體文章照抄;這並不是絕對的技術錯誤,但就看得出不專業。

因為沒常識

只要有點常識的人,應該都會知道「裡」這個字不太會用在譯名裡;所以基本上不會有「裡依紗」、也不會有「克裡斯」這種翻法。

所以如果你是媒體譯者,看到了這種寫法卻不覺得有問題,那就是沒常識。

因為工作態度差

好,所以你並不是不知道里依紗是誰、名字原本怎麼寫,但你看到「裡」字覺得無所謂,反正大家看得懂就行;或者你完全相信繁簡轉換工具,甚至不知道繁簡轉換常出這種問題(例如「頭發/髮」)。

總之只要機器翻出來就登,你不會用你忙碌而神聖的肉眼再去瞄一次,到底登出來的文章是哪裡來的、有什麼問題、裡面講些什麼;只要湊滿今天的稿量、有流量可以跟老闆交代就行了。

所以我看不起

從一個簡單的翻譯名詞,我就可以看出一個媒體人的工作態度有多認真、有多稱職,或是多懶、多沒常識、態度多差;從一直以來的文章處理習慣,我也能看出一個媒體的主事者態度,或是根本可以徹頭徹尾的鄙視。

許多人以為,我挑這種「簡體文章」的毛病在於「支語警察」(這是個糟糕的詞,但不是我發明的),而是對於本地媒體的失望和鄙視;至於原本簡體文章寫得好壞、用語如何,根本不關我事。

作為專業的語文使用者(理論上啦),媒體應該在這方面有更高的標準和用心,至少不要一個字就暴露出這麼多的專業問題。但顯然有些人、或是媒體,完全不在意這種事,所以我也就只好列入看不起名單了。

或許你覺得沒關係

如果你是非文字專業工作者、或是單純的娛樂新聞讀者,或許你會覺得,不過就是個沒轉好的字,有什麼關係?

或許是如此。

但無論你從事什麼行業,如果你的同事或部下之中,有人是這樣取得相關專業資訊(原本應該找的是其他外文,但卻抄捷徑找了品質不明的簡體譯文)、或是直接抄襲,而且用懶、不專業、態度差的方式交出有問題的內容,你能安心接受嗎?

我是沒辦法。你呢?

Fred Jame

Thinker, writer, scuba diver, motorcyclist, cigar aficionado. Was Chief Editor of Macworld Chinese. http://about.me/ffred, reach me at fred@tuna.to .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